李实_群学书院

财经资讯新闻 / 来源:群学书院 发布日期:2020-10-17 热度:3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李实_群学书院
本页地址:http://www.1fl.cc/8763-1.html
相关话题:李实
#李实# 经济学家李实:中国约9-10亿低收入人群,不是不想消费,而是没钱消费







2020年8月25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月度研判例会通过网络平台顺利召开,主题为“中低收入阶层消费增长与国内经济大循环”,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李实出席会议并发表评论。


李实教授表示,对于中国低收入群体有多大的问题,学界有不同的看法。李实带领的课题组最新调查数据测算的结果是,2019年中国家庭人均月收入在500元以下的,大概有1亿人左右;家庭人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大概是3.1亿人;家庭人均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大概是7.1亿人。如果按照国家统计局使用的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目前中国大概有9.1亿的低收入群体


在低收入群体中,至少其中5—6亿人主要是收入低导致他们的消费水平低,不是他们不愿意消费,而是他们收入水平低,这些收入只能满足其基本的生活需要,不会有什么结余的,怎么去刺激他们的消费?如果刺激消费的政策不是放在提高的收入上,那么任何消费刺激政策对这部分人群都是无效的,至多只是改变他们的消费结构,而不会增加他们的消费水平。


李实:我国低收入人群有多少?

文 | 李实
来源 | 博智宏观论坛(ID:bozhi-cdrf )



李实,出生于1956年10月,江苏徐州人,1976-1978年曾在江苏省铜山县插队;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经济系;1984年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取得研究生硕士学位;1985-2005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工作,2005年8月起,先后任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人的发展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

李实创立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微观政策模拟中心和人的发展经济学研究中心等高端智库,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和收入分配理论为支撑,为国家重大决策战略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和智力支持。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发展经济学与劳动经济学,其中收入分配、公共政策、贫困、劳动力市场等为近年来研究重点。




中低收入阶层消费是个大问题


中低收入阶层消费问题确实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我们国家中低收入阶层是一个很庞大的群体,如果他们消费上不去会影响到全社会的消费。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就陷入了所谓的恶性循环,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上不去,就会导致收入增长缓慢,收入增长缓慢反过来又影响到他们的消费水平。所以这是非常大的问题,非常值得讨论。我想在这里讨论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对于这样一个群体来说,到底影响到他们消费水平的是他们的收入问题还是他们的消费行为问题?这应该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为什么这样说呢?收入会影响到消费,收入增长消费自然增长,这是消费的收入效应。


第二个问题,即使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不同人在不同环境下,平均消费倾向或者消费率也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消费不仅仅受到收入的影响,还受到其他各种因素的影响。


前面几位发言人的讨论,有人认为消费问题是收入问题,认为消费水平低就是因为收入水平低,还有一些发言专家认为可能不仅仅是收入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包括消费市场的问题,包括产品创新的问题等等。对这个特殊群体来说主要是收入问题还是消费率的问题,或者说是收入不高带来的消费水平低的问题,还是消费率低导致的消费水平低的问题?用更为通俗的话来说,是“想消费没有钱”的问题,还是“有钱不想消费”的问题?对于这两个问题我们要作出基本的判断。




低收入人群有多少?


因为我们一直做收入分配问题,所以也查了一些资料,利用数据做了一些计算。我们发现对于这样一个中低收入人群来说,更大的问题是他们的收入问题,主要是上面的第一个问题,“想消费没有钱”的问题。


从长期来讲,收入问题是导致消费水平低的主要因素,我非常认同。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比如说在过去20年当中,如果看一下农村和城市居民的消费率(消费倾向),所谓消费率是消费支出占整个收入的比重,应该说对于中低收入人群来说消费率基本上是保持不变的,没有太大的变化。城市中收入最低的10%人群,农村中收入最低的20%人群,他们的消费率都接近100%,个别年份甚至超过100%。也就是说,有一部分人是靠借债消费的。


对这样的群体来说,是要刺激他消费还是要增加他的收入?显然是应该增加收入,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有额外的消费增加,除非有所谓银行贷款、消费贷款,除非他未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也就是说,用将来的收入来支付现在的消费。这个群体应该说主要还是收入问题。从提高消费的观点出发,提高他们的收入是最重要的。


另外应该看到中国有一个庞大的低收入群体,他们的消费问题是我国主要消费问题。


对于中国低收入群体有多大的问题,学界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估计大概9—10亿人是低收入人群。我们也做了一些更为细致的测算,比如利用我们课题组最新的调查数据测算的结果是,在2019年家庭人均月收入在500元以下的,大概有1亿人左右,家庭人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大概是3.1亿人。


前一段时间我们研究院两个年轻人写了一篇文章,说1000元以下的大概6.1亿人,实际他们数据不是很准,他们是利用2016年的数据,文章中也没有表明年份,很多媒体就认为是2019年的数据,应该说那个数据对低收入人群的数量是高估了。实际上低于1000元以下的人群大概是3.1亿,低于2000元以下的人群大概是7.1亿。如果按照国家统计局使用的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就是一开始刘主任提到的标准,我们大概是9.1亿的低收入群体。


我们应该看到这个人群的收入还是有差别的。至少其中5-6亿人主要是收入低导致他们的消费水平低,不是他们不愿意消费,而是他们收入水平低,这些收入只能满足其基本的生活需要,不会有什么结余的,怎么去刺激他们的消费?如果刺激消费的政策不是放在提高的收入上,那么任何消费刺激政策对这部分人群都是无效的,至多只是改变他们的消费结构,而不会增加他们的消费水平。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




为什么“有钱不愿花”


我要讨论的第二个问题是要考虑到低收入人群的刚性储蓄。现在低收入人群还有3-4亿人,加上中等收入的3-4亿人,消费率低于100%,有一定比例的收入用于储蓄。在城市中他们的消费率大概是70%左右,在农村当中是80%左右,也就是说,他们还有20-30%的收入用于储蓄。这一部分储蓄是不是可以转化为消费?这取决于他们的储蓄行为。


我们要研究他们的储蓄动机,为什么要储蓄?我想在我们讨论消费问题的时候对这种居民家庭的储蓄行为的研究不够、分析不够,也就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有钱不愿意花”。实际上对于这个人群来说很多储蓄是刚性的,所谓刚性的就是说他宁愿不消费或者降低消费,也要保证一定的储蓄,为什么呢?有些储蓄是保命的,为了将来的健康储蓄,为了养老储蓄都是属于这一类。还有一些储蓄是为了子女教育,为传宗接代,为了后代的延续和幸福。在解决了生存以后,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储蓄也是刚性的。
比如,一些农民收入稍微高了一点就要存钱,为什么?一个原因是要存钱建房,没有新房子到时候儿子娶不上媳妇,而且现在一些农村地区娶媳妇的花费越来越高,要有车有房,车不能低于10万元的车,房至少是县城里的商品房。这就是农村婚姻市场中的现实情况。这对于农民来说有什么办法呢?为了儿子娶上媳妇,为了传宗接代,只有多存钱嘛。这就是一种刚性储蓄吧。另外,农村中因病致贫的问题虽然有所缓解,但没有根本解决。现在新农合报销比例是不断增加,但是实际的报销比例没有那么高,我们刚刚从一些贫困地区回来,又问了一下,制度上的报销比例是90%,但是最后算下来实际的报销比例也就50%、60%。一些建档立卡户可以得到一些额外的补助,而非建档立卡户就得不到补助,他们得了一场大病,医疗费支出仍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为了健康,为了保命,很多中低收入家庭肯定是能多存点钱就多存点钱,省吃俭用过日子。
另一项刚性储蓄是为了将来子女的教育支出。孩子要上大学,对于一般家庭来说,供一个孩子上大学没有十万八万下不来,只是说在国内上大学。他们也要及早进行储蓄,也是他们的刚性储蓄。由此可见,这些刚性储蓄很大程度都会影响到现期消费,导致消费水平和消费率的下降。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通过刺激消费,消费就会增加,至少对这部分人群是不可能的。我们不能忽视刚性储蓄对于消费的影响。


从制度政策的角度来说,有些刚性储蓄政府解决不了,有些刚性储蓄是政府可以通过一些收入分配政策、通过社会保障政策、通过其他公共政策能够加以解决的。比如说,大学教育实行免费政策,中低收入家庭可以少一点储蓄,多一点消费;如果能实行免费医疗制度,他们也可以少一点储蓄,多一点消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刺激这一部分人的消费更需要政府增加一些公共政策,提高现有公共政策的力度,让中低收入群体放心消费,少一些对未来的担忧,少一些为防范未来风险而不得不进行的储蓄。




回头来再说5-6亿的低收入群体中的最低收入人群,这一部分人主要还是收入问题,解决他们的问题还是靠增加收入。我们也做了测算,这一部分人主要还是相对贫困人口。解决相对贫困人口的收入增长问题,应该称为未来经济发展中必须面对的问题。应该围绕着这个问题出台一系列相关的政策,建立一套政策体系,以缓解相对贫困人口的贫困,让他们的收入增长超过全社会的平均增长水平。这涉及很多问题,需要组织一个专题会议来讨论。






THE END





扫码即可购买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亦可购买





梁漱溟纪念特别讲演 《金陵刻经处》新书分享会 | 《谢辰生口述》新书分享会 | 杜春媚对话郭海平 | 千古聚讼《兰亭序》| 对话舒国治 | 对话叶兆言 | 周文重大使讲演 | 五作家文学冷餐会 博物馆史对话 | 晚年柳诒徵 | 程章灿谈胡小石 | 民国知识人 王笛《袍哥》新书分享会 | 黄盈盈:中国人的性、爱、婚 | 金光亿:人类学与文化遗产 | 叶圣陶孙女回忆姑苏叶氏文学世家 | 孙中兴谈爱情 | 长三角社会学论坛 | 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高峰论坛 | 胡翼青:大数据与人类未来 | 社会心理学会云南暑期班 杨国枢先生追思会 | 郑小悠:年羹尧之死 | 毕淑敏读者见面会 | 高欢藏品展特别活动 | 魏定熙《权力源自地位》新书对话会 | 2018共读南京之《南京城市史》中国首部书店话剧 | 四姝昆曲雅集 | 徐新对话刘成 | 莫砺锋:开山大师兄 | 周琦教授品读百年越南 福克《两性》新书分享会 | 社会学十位长江学者聚首贵阳 | 你所不知道的金庸 文心雅韵:中国传统人文之美系列讲演 | 谷岳南京分享会 | 谢宇教授系列讲演 | 对话:林语堂与中国文化精神 | 周志文《论语讲析》新书分享会 | “双十一”消费魔咒特别论坛 | 王阳明逝世490周年特别论坛 | 茶叶:中国与世界 | 大学教授对话著名作家:中小学作文改怎么写? | 文学名刊主编南京见面会 | 《放下心中的尺子——庄子哲学五十讲》| 青年作家费滢《东课楼经变》新书分享会 | 仰之弥高:20世纪中国画八大家特展 | 周晓虹:口述历史与生命历程 | 甘满堂:闽台庙会中傩舞阵头与瘟神信仰记忆 | 周晓虹:费孝通江村调查与社会科学中国化 | 张静:研究性思维的逻辑 | 翟学伟:差序格局——贡献、局限与新发展 | 陈作霖逝世100周年纪念演讲 应星:社会学想象力与历史研究 | 吴愈晓:为什么教育竞争愈演愈烈? 陈寅恪诞辰130周年纪念演讲 | 《运渎桥道小志》文化行走 | 《旧影新说明孝陵》新书分享会 | 钱穆先生逝世30周年纪念演讲 | 孙中山逝世95周年特别论坛 | 作为政治符号与历史记忆的中山陵 | 阮玲玉诞辰110周年,上官云珠、周璇诞辰100周年纪念演讲 | 世纪文学之都的城南旧事  文旅融合与文化南京 | 苏七七《光与真的旅途》分享会 | 第三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图书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